回一封信之他想吃一个女人

水木丁:

你好,简单说说我的情况吧。结婚快十九年了,有一个上中学的女儿,在外人眼中,我拥有相对安逸的生活。稳定的工作,精明能干的老公,聪明懂事的女儿,貌似该有的我都有了,可惜“婚姻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我和老公是通过相亲认识的,老公单位效益不好,结婚不久就开始北漂。经历了近八年的两地分居,我考研来到北京一所高校,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相对顺利的解决了户口。不可否认的是,老公独自扛起生活的重担,帮助我相对顺利的工作就业。每每想起,依然非常感激他对家庭的付出。但是,婚姻的真相也逐渐展现。04年我发现老公和一个外地女孩恋爱了,满心以为幸福团圆生活的我瞬间就崩溃了,这场婚外情持续了到我毕业,甚至可能更久,期间我经历的心痛、小三电话骚扰等,已没法细说。婚姻也基本到尽头了。但在我毕业时候,发现老公与小三的聊天记录时,我提出分手,老公却说要回归家庭,好好过日子。之后缘由我也大致明了,小三等待不及,问他索要5万分手费。经过思考,我决定,为了孩子和自己,翻过这篇,重新开始。

原谅虽易,释怀很难,之后的婚姻生活相对平静,直到2010年,老公的一个女销售同事B进入了我们的生活。在发觉我的猜疑后,B先后给我做了几次解释,大意是和我老公只是关系好,让我别猜疑,之后,他们之间转入了地下状态,之后我和她之间短信冲突,我和老公大吵了一架。老公反而斥责我把人家惹急了,我心碎一地。后来我发现老公给她的微信:“你伤害的还不够吗?歇斯底里,神经病”为何还不能忘怀“无法释怀”等等。追问老公,他是一口的不承认,一口的认为我疑心太重,一切都是我瞎折腾引起!我曾经问过他,如果我也有这样一个朋友,你会怎么想。他直接回答“男的和女的不一样”。14年,基本是沿袭如此模式,发现,争吵、和好、平静、再争吵、再平静,感情也在此中伤痕累累,彼此都相互委屈、疲惫不堪。后来我又发现,他在出差期间还和从前的小三(在外地已结婚生子)调情,邀请小三来出差地玩。我很是无语,当天因为我的言辞针对B,惹恼了他,他竟然出手打了我一巴掌。

婚姻走到现在,我承认,我自身有很大问题,他的第一次出轨,让我对他失去了信任感,他经济上、生活中对我的不透明,让我自己缺乏安全感,导致我会做出偷看他手机以前我自己不耻的行为,他一次又一次的婚外情,也让我患得患失,优雅全无,内心恶念频生。我想要亲密的关系,可是我越来越得不到长久的婚姻,并没能让我们联系的更紧,我琢磨不透这个男人,我对他说过,如果不爱,可以离开,我接受,但请不要欺骗我。可是,我也能感觉到,他明明也为婚姻烦恼,却依然不主动提出。也许,就是为了孩子吧。我承认,我过于沉迷自己的小情小爱里,过于把自己放在了“受害者”的位置上,怨恨和内疚,让我不得安宁。我承认,我过于脆弱,当事实已然发生,我却依然抗拒着,可笑的抗拒着,犹如一个孩子。

我嫉妒B,她并不出众,可他却爱她,她能给他所想要的。他有次喝醉了却对我说,她是个很好的女人。我突然感觉,我才是多余的人。我们之间沟通的不顺,我也做过反思,我是听劝讲道理的人,只要对我有启发有帮助,我还是能够虚心接纳;但我也很容易被情绪打败,一旦我感受到对方的言论情绪里缺乏同理和体恤,更多的是居高临下的判断和责难,我就会抗拒对方的忠言。 水木丁妹妹,现在的问题是,我无数次有离开的念头,却反复摇摆,犹如一颗坏牙,好的时候就忘记了,疼的时候就拼命想拔了。我在婚姻中,在和他的关系中,我内心的骄傲和自尊时刻都提醒着我,该去做出决定。我不是个自信的人,我觉得我在这场婚姻中输掉了尊严、失去了自尊。

有好朋友曾劝我,你要不想后半生单独过的话,就不管他的JJ,就当是自己一个人过,再说他也没坏到这个程度,再说,以我现在43岁的年龄,你以为离了你就能找到更好的? 婚恋现实的残酷,我也不是没考虑,单独一个人的处境,我也想过,可是,现在的婚姻,不也是相当于我一个人过吗?做销售的他,工作忙是正常的,但休息时他也是自己玩自己的,打球、应酬,这个年纪的男人永远不缺的是外面的世界。我目前最大的困扰是,女儿刚上高二,正值青春期关键年龄,我曾试着和孩子提起,但孩子说,要离你小时候离,如果我做出这个决定,她会恨我一辈子。我也理解,没有一个孩子愿意父母分离的。我也曾考虑,离婚不离家,等孩子考上大学后再分。总之,或许我还没能看透,才会如此纠结。

水木丁妹妹,我承认,之前的我依然有幻想,幻想能修复关系,但现在我却深感无力无助,难道我一直等到他干不动的时候,才云淡风轻了?我希望自己的心能安宁的过好自己的生活,但却不知道何去何从,请睿智温暖的妹妹给我些建议。

再次表达我深深的谢谢!

夜行:你好

收到你的信很久了,一直想回复,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你把你整个人生的困局打包寄给了我,其实我不大相信我的一封回信能立竿见影的帮你解决什么问题,我不想劝你离婚,也不想像你的朋友那样劝你继续这样混下去,因为这不是我应该代替你做的决定。所以下面要说的,仅是我作为一个旁观者,读过你的信之后的一点点感受,我们随便聊聊,你就当做个参考就好。

其实你可能没想到,看了你的来信,我最直接的感受不是对你的婚姻,也不是对你丈夫的评判,而是为你感到惋惜,2003考到北京来读研究生,06年能够留在北京工作,以我对北京人才济济的竞争环境的了解,我能想象得出,你也一定是个聪慧好学,有知识有文化的女性,而且运气还不错,本来应该给你更多的机会和条件,让你有更好的发展,可惜在这封信中,我看到的是一个受困于婚姻,被内心的不安搅得日日不宁的女人。你的来信让我想起曾和朋友有过的对话,是关于一个作家是否应该找一个同行做伴侣的,在我们搞创作的这一行里有一个说法,就是能量大的灵魂会吃掉小的灵魂,如果艺术家或者作家等创作者做情侣,有可能那个更有天分更有能力的人,会把另外那个才华相对弱势一些的人的光芒吸掉,最后那个弱势的人会一事无成。当然这样的说法并不一定完全正确,因为就我所知确实有齐头并进的夫妻,但是看了看过这么多故事之后,我还是必须得承认,这样的事确实更多些,举个例子来说吧,美国女作家卡森·麦卡勒斯和他老公就是这样,麦卡勒斯是一个天才,气场强大,当年她和她老公一起去纽约发展,刚结婚的时候,两个文坛新人约好了轮流出去工作,一个人为另一个人创造全新写作的条件。没想到卡森·麦卡勒斯出手不凡,一举成名,他老公从此就再也没有翻过身了。麦卡勒斯是个超级能折腾的人,酒鬼,双性恋,无数次劈腿,两个人离婚,又复婚,最后以麦卡勒斯的老公被她折磨发疯绝望的自杀了事。罗丹的情人卡米尔·克劳黛儿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天才少女,但是她十九岁就和罗丹在一起,成为了罗丹的缪斯和灵感源泉,但是她在和罗丹一起的整整十年里几乎放弃了创作,全身心为罗丹奉献,直到最后被罗丹抛弃,也无法再恢复元气,后来在精神病院里郁郁终生。这样的故事我随便都可以讲出七八个,一提起生活伴侣,我们常常说到的都是爱,但是其实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可不仅那么简单。还有力量的角逐和博弈,读完了你的信之后,我想告诉你,两性关系有时候也是一种人吃人的关系,这种事不仅仅发生在作家,艺术家伴侣身上,普通伴侣之间也一样是如此。只不过由于中国两性关系的社会状况,女性常常打小被洗脑,不自信,没自我,所以大灵魂的那个是男人的几率比较大一些罢了。

《一代宗师》里说,一个人就是一盏灯,一口气。我深以为然,从前我不大喜欢那些活得劲儿劲儿的人,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看法改变了。我现在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是贫富贵贱,无论你是独身还是拖家带口,你是处在人生的低谷还是巅峰,胸中有一口真气不散,是尤为重要的,而且越老越重要。你的老公不是天才,当然没有麦卡勒斯或者罗丹那样的气场,但很显然在你们俩的这个关系中,他的气场要比你强大太多,十九年来,他一直在不断的折腾,而你的人生则随着他上下起伏,你为保护你的婚姻耗尽了时间和精力,因为他一刻不得消停,永远处于让人无法把握的状态,因此你便将所有的聪明才智,所有的时间和机会成本,都全神贯注的投入在这个男人身上。姐姐你知道吗?读你们的故事,我感觉好像是在读聊斋里聂小倩的故事,你老公好像黑山老妖,你就像聂小倩,他的其他情人就像是他养的其他小鬼,他在不断的吸你们的元气,通过你们对他的争夺,关注,在他身上的不断投入,越来越确定自己是被爱的,越来越自信,越来越骄傲,自我也越来越膨胀。而你们呢?你们的自尊心,骄傲,你们身上的这点精气神儿,早就被他吃干抹净了呀。我之所以说你们,是从你老公给B的消息里可以看出,B的状况好不到哪去。你在心里暗暗比较你和她谁更好,谁更值得这个男人爱,这真可悲,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我到觉得你们很像,都是被你丈夫吃掉了的女人。再说你怎么知道他没尝试过吃掉别的女人呢?也许只是没搞定罢了。B也不会是他最后一个出轨对象,等到B被榨干之后,我想还会有CDEF吧,大师们会吸掉近身的小灵魂的光芒,是因为他们巨大的磁场,而一个普通男人总是控制不住的要出轨,并不一定是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只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而是因为他需要很多很多爱,他们需要去吸取很多女人的灵魂,夺走她们的骄傲和自尊,让自己感到强大,否则他们就会觉得自己贫瘠,找不到存在感,即使把这些女人都榨干,他也是无所谓的。而贪食别人灵魂这种事,一旦开始,是停不下来的。

不是所有的大灵魂都是黑山老妖,也有很多强者的灵魂像大树一样,滋养着他身边的人,可惜你的丈夫不是这样,女人都希望找个比自己更强大的男人,这没有错,但是作为一个小灵魂,去陪伴一个比自己强大的灵魂,也是存在风险的。所以真碰到黑山老妖,实在是斗不过,总应该知道跑吧。我之所以读你的信感觉十分惋惜,是因为看到了一个有知识有文化,各方都很优秀的女性,深陷多年的缠斗中,就这样被榨干,元气耗尽,魂飞魄散了,却还没有意识到你人生中更重要的问题,并不是你该不该离婚,而是你还能做点什么,护住自己最后那一点儿真气(如果你还有的话),你是离婚也好,不离也罢,去找情人也好,埋头干事业或者是干脆去吃斋念佛,看心理医生也好,这些都只是形式,但无论如何,先解决你自己,去想办法找回你的自尊和自信才是最重要的事。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能够恢复这口真气了,也许你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我觉得一个女人,只要你有这口真气在,只要你的这盏灯亮着,你还活得劲劲儿的,无论你离不离婚,你的日子过得都不会太差的。

也许有一天,你的自我能够重新丰盈强大起来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85950009541107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回一封信之他想吃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