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叶片上的生动筋脉

萝卜网

我们也有好的东西

2006年,我旅行到布达拉宫,在一家小茶馆里喝酥油茶,旁边的一位藏族老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看起来很健康,慈眉善目,一边吸着鼻烟,一边同熟悉的或陌生的人说笑,也许是被鼻烟呛住了,她毫无遮拦地打着喷嚏。看着她非常受用的样子,我忍不住抽出一根“肯特”烟也吸起来。因为她懂汉语,我就凑过去跟她聊天。我请她抽我的“肯特”烟,她摆摆手,很认真地说:我们拉萨人绝不抽外国烟,国产烟比外国烟好多了,为什么要抽外国的呢?西藏和内地都不生产的东西,我们才想到用外国的。

听了老人的话,我无言以对,心里却很感动。一个普通的老人能够提到这样一个深刻的问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跟她谈话我强烈地感受到了一种罕见的优雅、自信、尊严和乐观,这些宝贵的品质和做人的底气都源自哪里呢?也许源自神圣的信仰,也许源自内心深处的爱,也许源自对家园的守望……是的!我们自以为是丢掉的好东西实在太多了,当我们来到神的面前的时候,方才蓦然发现双手里空空如也,如果我们连心里的虔诚和自信也丢掉的时候,我们就真的一贫如洗了。

每次我都投弃权票

一位记者朋友向我讲述了一件选举人大代表的事情:

那一年,胥阿姨快要退休了,正赶上人大代表换届选举。阿姨特意到理发店里吹了头发,换了新衣服,似乎她不是选民,而是被选举对象。有人嘲笑她,她说这是多么神圣的事情啊,不是到你家里搓麻将。阿姨认认真真地填好选票,迈着庄严的步子,来到票箱前投下她神圣的一票,很少有人知道这是她工作期间的最后一票。面对记者的采访,胥阿姨说其实她每次选举都要修头发、换新衣。记者问她了解那些被选举人吗?阿姨诚实地回答“不了解”。“那你还投票?还相信选民的权利会得到尊重?”阿姨认真地说:“我老实告诉你,这些年我投的都是弃权票,因为我对那些被选举人都不了解。但是我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情当作游戏,我坚持这样做,第一说明我认真地履行了一个选民的责任,第二,我想,如果弃权票多了,就会引起上边领导的注意,能够逐步改进选举工作。”

听了朋友的讲述,我感慨万千。有许多人认识不到一个普通人也有属于自己的一份光荣而神圣的责任,即使认识到了,也因为觉得个人力量的渺小而使责任打了折扣,甚至放弃了这份责任,把履行责任变成一场游戏、一种形式,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从而渐渐丢失了一种清醒、一种力量、一种财富和一种独立的精神。其实,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担当起自己的责任,只不过在困难的时候特别需要一种与众不同的执著和睿智罢了。

美盛开在疼痛之上

同事的女儿是芭蕾舞演员,当她穿上华丽的舞衣,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完美地控制着每一个节奏的时候,那种优雅迷人的天使形象倾倒了所有观众。我非常羡慕同事能有这样一个创造美丽事业的女儿,她轻盈、自在、快乐,想飞到哪里就踮起脚尖展翅而去,潇洒快意,毫无约束。同事自然要为女儿的成绩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是他却说我所看到的其实只是表象,跳芭蕾舞的人也有他们的辛酸和泪水。同事说,这个行业的竞争激烈程度超乎人们的想象,据说在全国真正能够跳好芭蕾舞的只有400人。为了能够成为一名具有实力和竞争力的芭蕾舞演员,这些孩子从小就要学会用脚去适应鞋子。有的孩子在这个过程中掉了多次趾甲盖,疼痛难忍,就用橡皮筋缠住脚尖,迫使脚变麻木,然后继续练舞,而一旦脱掉橡皮筋,血液裹挟着疼痛汹涌而出,叫人崩溃。芭蕾舞很美,美得令人窒息,但很少有人知道跳舞人的脚早已严重变形、长茧子和灰趾甲,所以他们一般不会随意把脚裸露出来,甚至有些演员不愿意让人走进他们的世界,变得很封闭。可以说,芭蕾舞演员是在冰上舞蹈,在火上舞蹈,在刀尖上舞蹈,在孤独中舞蹈。

我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愧,也为美的真相感到震惊。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许多种美都是盛开在疼痛之上,甚至有些美是开放在伤口和不幸之中。

爱动物就是爱人类

我的一个老乡在马场养马、驯马,他驯出来的马特别有灵性,连他的一个眼神,马都能够看懂,知道他要它干什么。一些剧组经常来这里挑马,他带着这些马“南征北战”,跑了许多地方,很让其他驯马人羡慕。有一次,他带着马来到嘉峪关,因为长途跋涉耗尽了一些马的精力,它们死在了路上。虽然剧组赔偿了不少钱,但是老乡毕竟跟这些马相处了很长时间,它们就像他的孩子或者朋友,他难过得吃不下饭,更加爱护活着的马,对待它们就像对待没过门的媳妇。剧组的人很不理解他对马的感情,在他们眼里,马就是拍摄精彩镜头的道具、活的道具而已,甚至有几个人还想尝尝马肉的滋味如何,结果被我的老乡喝斥了回去。他们来到目的地,因为这里海拔较高,气候变幻无常,老乡担心马匹挨饿受冻,一直坚持跟马匹住在一起,寸步不离,细心呵护,还经常跟它们聊天,感到寒冷的时候,就不停地在马匹的周围走来走去。拍完戏后,他牵着马往回走,始终没有舍得骑到马背上歇息一下。他说,马比人更累,更需要歇息。

我理解老乡对马的感情,在老家,当乡亲们必须卖掉牲畜时,他们往往要让它们吃饱睡好,一遍又一遍地梳理它们的毛发,送走好远了,他们还在依依不舍地抹着眼泪;有些人家宁肯让牛马老死,也不肯卖掉换钱。没有养过马的人不知道马的灵性,没有养过牛的人不知道牛的勤恳,没有养过狗的人不知道狗的忠诚,所以他们常常不会对动物心怀悲悯和感激,在他们看来动物就是工具、玩物、美食和金钱,他们自认为可以骂动物、歧视动物、伤害动物甚至虐杀动物。印度圣雄甘地说:“一个国家的道德是否伟大,可以从其对动物的态度看出。”非洲之父史怀哲说:“当悲悯之心能够不只针对人类,而扩大涵盖一切万物生命时,才能到达最恢宏深邃的人性光辉。”当大学生朝狗熊泼硫酸,有人以踩踏宠物为乐,虐猫(狗)的事情不断发生,孩子们到公园只要掏钱就可以随意抓捕蝴蝶,甚至经常有人当街宰杀牛羊的时候,甘地和史怀哲的话不啻是醒世警钟。

(摘自《深圳青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生活叶片上的生动筋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