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乐园

萝卜网

我回到家,刚把钥匙插进锁孔,房子里面有人听到响动,顺势给我开了门。本以为是我妈,一抬头,又是付花阿姨。她像门童一样,恭顺地甚至有点谄媚地望着我,脸上带着拘谨的笑容,想必她又要在我们家过夜了。

人在屋檐下啊,既然有了这种诉求,对我家的阿猫阿狗,她也必须客客气气的,何况我是户主之子,放在解放前,那就是少东家啊。我家不到70平方米,可我收获了拥有700平方米房产才配得到的尊荣,不免有些受宠若惊,再一想她也许会在沙发上盘踞长达一个星期,我觉得,还是要端着点儿,所以只是轻轻点了下头,然后侧身而入。在此过程中,阿姨一直对我行注目礼。

付花阿姨是我妈当年插队的姐们儿,和我妈一样,返城后工作结婚生子,以为这样可以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却不料中年突遭婚变。老公出轨,小三上位,这本是电视剧的套路。在励志剧本中,负心的老公总会给原配一大笔钱,作为补偿。原配还会摆出很不屑的样子,声明自己对感情的珍重、对金钱的蔑视,然后扬长而去,自力更生,收获更加灿烂的人生和爱情。可付花阿姨上演的是苦情剧,她一直处于非常弱势的地位,这也和她软弱的个性有关,先是对老公的婚外情束手无策,后来又是净身出户,连儿子都不给她带。她一无所有地回到娘家,随即受到几个兄弟的排斥,担心她图谋不轨,想跟家中男丁争夺房产。甚至自己的老娘,也不同情她的处境。对于付花阿姨来说,回家,变成了寄人篱下。

她不是不想租房,和这一年龄段的很多人一样,付花阿姨也遭遇下岗,生活一直非常拮据。在等待正式退休到来的漫长日子里,她做过很多工作,夜总会衣柜保管员、网吧保洁员、保姆。最近的一份工是房地产中介,应该也做不长,因为她年纪大了,跑不动了。做保姆那阵子,付花阿姨很快乐,因为能住在主人家里,很遗憾,这份工做了半年之后,主人全家迁往外地,她不得不再次租房。按照当下房租涨势,以她的收入,能租到的房子可想而知。曾经沧海难为水,在滴水成冰的寒冬,她躺在城中村的出租房里,一边裹紧被子,一边怀念主人家里的暖气。在临近过年的冬夜,她需要一个更温暖的地方,所以,她就到我们家来了。

除了身体上的温暖之外,我妈还能在精神上温暖她。有时候,付花阿姨来我们家,并不是想寻求一个庇护所,而是想找一个热烈的氛围。虽然房子小,可我们家人口多,整天吵吵闹闹,烟火气很足,在这样的氛围里,她的心情会好很多。何况我妈是个热心肠,会带她去找工作,还去相亲。有资本的男士很多,但更中意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愿意和付花阿姨坐下来谈一谈的,基本都是比较落魄、生活同样也很恓惶的中年男子。我这个年龄的青年男女,谈婚论嫁时尚且斤斤计较,到阿姨这个年龄段的,阅历更为丰富,也会更加谨慎,每次相亲就等于一场商业谈判,有很多技术性细节需要敲定:房子、双方儿女、日常开销、谁来做饭等等,中年男女的见面太过功利,每次相完亲,付花阿姨都会感到心凉。

每次来我们家,付花阿姨都会察言观色,尽力讨好每一个人,今夜,她也没有例外。我受不可名状的情绪困扰,面色不好,阿姨一边开导我,一边拿自己现身说法,想以此证明,我的这点小情绪不算什么,想开了就好。说着说着,她自己想不开了,在如此寒冷的夜晚,先是抽噎,继而泪不能禁。我知道,这几天她会一直待在我们家里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失乐园